巴斯克人的倔强

西超杯决赛尘埃落定,热搜却集中在梅西的红牌上。毕竟先赢后输和输球输人的过程具备上头条的“优势”。

其实巴萨理应对巴斯克雄狮有戒备心理,早在1931年他们就曾以12-1血洗过巴萨,就近几个赛季也扮演着苦主的身份。2015-16赛季,西超杯两回合1-5惨败毕尔巴鄂,2018-19赛季西甲两回合交锋与毕尔巴鄂平分秋色,2019-10赛季,毕尔巴鄂在西甲和国王杯又给加泰罗尼亚巨人上了生动的一课。

毕尔巴鄂是如何炼成的?55岁的新帅马塞利诺两年前执教瓦伦西亚时在国王杯的决赛上击败过巴萨,但并不能以此断定个人夺冠经验的重要性和优越感。血统,才是毕尔巴鄂死守的底线。

毕尔巴鄂竞技所归属的巴斯克地区经历过漫长的抵御外强的历史,反抗意识和独立精神根深蒂固,在岁月的更迭中,他们自始自终保持着自己的节日、语言和文化。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是足球发展的产物,也是独树一帜的巴斯克文化的结晶,在建队理念和发展方式上更偏执、更纯碎,除了众所周知的使用“自己人”,2008年之前,他们贞洁的红白战袍上从来没有商业广告的植入。

自1912年起,毕尔巴鄂竞技正式通过了球员“纯正血统”政策决定,他们坚定使用拥有巴斯克地区血统的球员,最初的时候甚至得到了皇马和巴萨的认可,因为可以直接刺激本土优秀苗子的涌现。1920年安特卫普奥运会西班牙荣获亚军,球队的班底就是巴斯克人,1928年首届西甲联赛就几乎可以理解成“巴斯克联赛”——10支球队有4支来自巴斯克,球员中居然有56%是巴斯克人。

始终如一的态度得到了英伦三岛的推崇备至,比如1967年捧得欧冠的凯尔特人的全部成员就是清一色的来自格拉斯哥方圆30英里的球员。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巴斯克人早在弗朗哥政府的统治下就遭遇过民族文化的压制,毕尔巴鄂竞技也从西甲列强的身份逐渐走上了平凡之路。金元足球的侵袭让豪门独善其身,奉行纯正血统的政策的毕尔巴鄂竞技举步维艰。2006-07赛季昔日雄狮一度濒临降级,关于与时俱进的建议此起彼伏,但坚守信仰的毕尔巴鄂没有解锁历史的铁律。2011年在一项调查中,高达72%的球迷赞成即使俱乐部降级,也不允许启用非巴斯克血统的球员。

“倘若破例,这就是精神传统的背叛。”说这句话的是名将埃切贝里亚,出生于皇家社会青训的他将职业生涯最宝贵的15年奉献给毕尔巴鄂竞技。持有类似想法的名将多如牛毛,阿杜里斯、略伦特、哈维·马丁内斯、埃雷拉、拉波尔特,当然还有如今不如意的最贵门将凯帕……这也是为什么毕尔巴鄂总是和旧将发生绯闻的原因,自他们孩提时代进入青训营,第一节课被唤作忠诚教育——“你从哪里来,你为什么效力于此。”

于是,球迷又有疑问。青训精品层出不穷,但终究被财大气粗的买家以解锁违约金的方式强行带走,此外不吸纳外援的死政策,为什么能将毕尔巴鄂竞技打造成西甲的硬骨头?一直是欧战的常客?抛开毕尔巴鄂就是西班牙足球先驱者的历史因素,一直绵延的巴斯克民族风骨是原始动力,但毕尔巴鄂在商业足球大肆横行的情况下,也被迫有原则的从众。

从最初的纯巴克斯人,赫塔费到拥有巴斯克血统,最后变为只要是在巴斯克地区的青训营训练过的球员都可以进入毕尔巴鄂。这是无奈,毕竟巴斯克地区人口基数相对小;这也是变通,毕竟以足球为中心。

2011年,德马科斯被萨拉戈萨后卫踢伤下体,忍住剧痛的他坚持踢满全场,并在终场前送出助攻,赛后毕尔巴鄂前锋到医院缝制了25针,只为了尽早赶上下一场比赛。

2016年后卫耶莱被确诊患有右睾丸肿瘤,俱乐部全员集体剃光头以此鼓励手术抗癌的队友,重返赛场的他最终不负队友深情,与毕尔巴鄂竞技续约至2022年。

2019年伊纳基一口气与俱乐部续约9年,他是第一位为毕尔巴鄂进球的黑人球员,更是一类特殊的巴斯克人,父亲来自加纳,母亲来自利比里亚,但16岁加入毕尔巴鄂青训营的他符合俱乐部招募人才的新标准。

上一次毕尔巴鄂竞技夺冠还要追溯到五年前的西班牙超级杯上,他们当时给刚从欧洲超级杯上凯旋的巴萨当头一棒,时过境迁,赫塔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ui-xing.com/,赫塔费经历动荡的巴萨今不如昔,唯有毕尔巴鄂竞技还在高唱征服!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如此毕尔巴鄂竞技雄狮,可敬!可叹!可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